客户服务热线:0724-2358381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支持 > 医用、医药类 > 石膏的外用方法

石膏的外用方法

来源:磊鑫石膏 发布时间:2016-02-03 08:49:06 点击次数:883次

    石膏是中医临床上的常用矿物药之一,其主要成分是二水硫酸钙(CaSO4·2H2O)其性味功能据《中国药典》及高等中医药院校《中药学》教材,皆称其甘、辛、大寒,功能生用清热泻火,除烦止渴;煅用敛疮生肌、收湿、止血。按照中医理论,寒凉药大剂量使用常有损阳败胃之弊,因此有的医家为避其寒凉之性,主张火煅后内服。清初明末中医大家张锡纯反驳说:“石膏医者多误认为大寒而煅用之,则宣散之性变为收敛,以治外感有实热者,竟将痰火敛住,凝结不散,用至一两即足伤人,是金丹变鸩毒也”。又说:“且尝历观方书,前哲之用石膏,有一证用至一斤者,有一证用至数十斤者,有产后亦重用石膏者。然所用者皆生石膏也。”近贤北京四大名医孔伯华老先生也力辟石膏大寒之谬,因善用石膏而有“石膏孔”之美誉。北京同仁医院孔嗣伯老师乃孔老太之哲嗣,继承孔老太之遗训,亦善用石膏而享誉于医林,言:“石膏之药性凉而微寒,对热证放胆使用,绝无偾事之虞。”并概括生石膏之疗能“其体重能泻胃火,其气轻能解肌表,生津液,除烦渴,退热疗狂;宣散外感温邪之实热,使从毛孔透出,其性之凉并不寒于其他凉药,但其解热之效,远较其他凉药而过之;治伤寒之头痛如裂,壮热如火尤为特效,并能缓脾益气。邪热去,脾得缓而元气回。”可见孔门对石膏的性能和功用体悟之深刻。

    对于石膏的外用,张锡纯有言日:“石膏生用之功效,不但能治病,且善于治疮,且善于解毒。考今日论石膏生用者,不论《中国药典》,还是《中药学》高校教材,其意均是生石膏只作内服,不供外用;而煅石膏仅供外科疮疡、湿疹等皮肤病撤敷之用,已成定式。如《中国药典》的九一散即是由煅石膏90 g,红粉10 g组成的一个专供外用方。清代许楣校刊的徐批《外科正宗》收有九一丹一方,药由生石膏9分,白降丹1分组成 。此刊本刻于咸丰10年(1860年),虽非明代原著《外科正宗》之方,似也可说明生石膏外用“古已有之”,也就是说生石膏并非是专供内服的专利品。所以然者,盖因生石膏配伍丹药外敷疮疡,取其清热解毒之功,并缓减丹药燥烈之性,保护正常组织不受丹药之刺激和腐蚀。如是说来,这似有悖于前述生石膏应用之常理了。

    关于这一问题,早在20世纪80年代《中医杂志》对此有张厚熙、邹铭西、孙放明等,曾撰文做过些讨论。邹铭西称,按朱仁康老中医的经验:“凡是配合拔毒去腐外用药(如红升丹)则常使用生石膏,生者取其清热作用,嫌煅石膏性黏滞,不利排脓,这与传统一律外用煅石膏者不同。并说此方已应用20余年,我们体会,外用生石膏在拔毒提脓方面其效果似要比煅石膏稍好些……云云。孙放明也指出:“生石膏外用,古已有之”,并指出《夕科正宗》、《外科大成》、《医门补药》及《疡科纲要》等书几个配方以证之,还结合他自己的临床经验指出:“生、熟石膏的区别伍用,就是基于病变需要而制定的”。生石膏有清热泻火、凉血解毒的作用。熟石膏有护膜制泌,生长肉的作用。若疮而蚶欢热红肿,火毒炽盛,顽肉不化,而升丹性热,以火蚀肌,烧灼津液,致疮面干涸。配伍生石膏可清其热,并纠正升丹之偏,促使顽肉溶解,腐脱新生。若腐已脱,疮面净化后,使用熟石膏可加速愈合,但不可掺用(药过多,因收涩(吸水)太甚,造成疮面干涸结痂,痂下再次蓄脓。故疮面脓腐未净时,绝不可用熟石膏。否则,不利于排脓,有遏毒之弊。

    综观上文,参加讨论生石膏外用的都是中医名家,言之凿凿,谅这些老一辈中医药学家之论说,不会是瓦釜雷鸣之流的空穴来风。因此笔者认为,生石膏的外用问题,值得思考,因为它关乎中医辨证论治学说和临床用药经验的升华总结,值得讨论。


收缩
  • QQ咨询

  • 在线咨询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724-2358381